无题

就那么注视着, 风刮着枯草, 远处的一排白杨树, 好像有鸟飞过…

就那么注视着,
那只小狗, 前爪在石块上, 后腿拄着地, 眼睛又黑又小, 那么直直地盯着我,
是我惹的它, 捡球, 网球, 拍子轻轻一挥, 居然飞那么高, green hand, 墙矮, 顺大风..

我想知道为什么它对我那么警觉, 而且两次捡球被惊到远处, 都又回来, 于是我开始盯着它,
对视, 看过<我和狐狸>的海报吗? 比那离得远, 我们都不确定对方是否有敌意, 我没有, 不知道它,
走近, 离开, 走近, 离开, 看来我是强者, 可以是食狗肉者, 可以是虐动物者,

直到走近它几次不肯离开的草丛, 什么都没, 就那么一团草, 要生狗崽?